第七十三章 火種賭火種(上)



在場的加上三個高級練丹師,一個禦獸門的,連帶楊晨伍雄,一共六個人,赫連云說出這番話之後,除去楊晨,誰也沒有再說什麼口對待楊晨的態度,幾個人雖然表現不同,但是,有一點都是同樣的,那就是蔑視.奪天丹的煉制,一個小小的煉氣期小輩也是能參與的?你也配?,

從旁人身上奪取火種,並不是不可能的,當然,前提是擁有火種的人配合.死人是不可能有火種的,強行錄奪也不可能,只有主人心甘情願的獻出來才有可能了不過,在場修為最低的人也是元嬰初期,一個煉氣期的小輩,有反抗的余地嗎?

三位煉丹師的目光,已經毫不掩飾的射在了楊晨的身上,每一道都是同樣的貪婪.他們自己雖然不需要火種,但是誰沒有幾個門人弟子,能給自己的後輩弄到一種合適的火種,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口尤其這地心火還是最適合煉丹的火焰,可遇而不可求.要不是他們幾個已經有更高級的火種,說不定也願意真接從楊晨身上弄到.

伍雄已經有點後悔把楊晨帶來,他想的是能夠煉化提純極品翠玉.芝,卻沒有想到這些人的配合問題,更沒有想到,赫連云直接就提出了這麼一個歹毒的主意.

但伍雄卻不能得罪這三個煉丹師,他們已經是凡間最頂級的煉丹師,自己煉制奪天丹,少不了這幾個人的幫忙了可是要讓他就此犧牲掉楊晨,卻是伍雄極其不願意的事情了楊晨是他帶來的,如果就這樣被人做掉,他還有沒有臉面?

現在擺在伍雄面前的就是一個艱難的取舍,一邊是奪天丹,一邊是楊晨.三個煉丹師雖然只有一個赫連云說話,但是卻都被赫連云的一句話挑起了心思.不把三個人安撫好,這奪天丹根本就沒辦煉制可要他就這麼犧牲掉楊晨,卻又是在打他自己的臉,無論如何做不出來.

伍雄的這一番猶豫眾人自然都是看在眼中,楊晨也不例外.伍雄有這個猶豫,楊晨已經很是欣慰,畢竟自己說來說去也不過就是一個煉氣期的小輩,為了一個煉氣期的小輩和三個元嬰煉丹師翻臉,有腦子的人似乎都不會做出來.

但楊晨也絕不是束手待斃的人,赫連云的心思歹毒,楊晨也不介意抹殺他的面子來給自己張目.

"說的好像真的已經能煉制成奪天丹一樣!是不是只要我交出地心火赫連前輩你就能煉制成?前輩是伍長老親自邀請的人,晚輩也是.如果現在有一個大乘期的煉丹師出現,赫連前輩是不是也要交出自己的火種?"一開口,楊晨的話就讓一干人等全部都微微一驚.



"況且,這里是伍長老的莊園,還是赫連前輩的莊園?"楊晨一直緊緊的盯著赫連云笑著問道:"在這里,赫連前輩已經可以替伍長老當家作主了,是這個意思吧?"


一番話說完,赫連云的臉色已經變得有此不對.伍雄是邀請了他不假,但是這里卻不是他赫連云的地盤,在伍雄的地盤上吆五喝六,甚至要直接處置伍雄邀請的人,這已經不是待客之道,而是裸的主人家臉上抽了.

伍雄也被楊晨一句話提醒.是啊,這里是我的地盤,我邀請的客人誰敢如此無禮?這還沒有煉制奪天丹呢,就開始起內訌.最重要的是,這樣的說做就是不給伍雄面子,想到此伍雄的臉色也沉了下來.說來說去,楊晨是伍雄親自邀請來的就如同他們三個一般,大家境界上雖然不同的,但身份上卻是一致的.既然都是客人,跑到這里喧賓奪主,那就是惡客了.

朱朋和華易雅雖然被赫連云的一番話挑起了一些心思,但此刻卻再沒有沒有之前的那種輕視.一個煉氣期的小輩能站在四個元嬰一位大乘期高手面前侃侃而談,這已經不是用膽大包天能形容的,由不得他們不對楊晨舌目相看.

"你!"赫連云心中驚駭,只是沖著楊晨狠狠的一瞪眼,卻馬上轉向了伍雄那邊,急急忙忙的解釋道:"伍長老,晚輩不是那個意思!"

煉丹師在修士面前,通常都是高人一等,沒有人想要得罪一個前途無量的煉丹師,更不用說已經名震天下的赫連云.但楊晨之前說的好,奪天丹還沒有煉成,而事實上,三位煉丹師都集中在這里,就是因為奪天丹煉制成的把握不大,所以才要大家一起來商量.

曆史上,奪天丹也只煉成過一次,那同樣是一位驚才絕豔的高級煉丹師煉制成的.奪天丹煉成之後,煉丹師就直接飛升了,只留下一道只記載了材料的不完整丹方,煉制方,還需要大家一起來琢磨.

如果真的有把握的話,伍雄絕對是赫連云說什麼他就會照做什麼了但問題就在這里,他赫連云可不敢拍胸脯保證,所以他也沒有對伍雄吆五喝六的底氣.楊晨那麼一說,他就不得不做出鞘釋.

"楊晨小友是老夫親自邀請的,之前的話,再不要提!伍雄有些慍怒,但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太得罪赫連云他們這幾個煉丹師,只能說出這番話來.

赫連云哪里還敢多說什麼,除了點頭,再不敢多說什麼.伍雄已經被楊晨剛剛的話挑起了一絲火氣,就算是他是高級煉丹師,但一個馬上就要飛升的大乘期高手,真的會在乎他嗎?以後想要收拾楊晨,有的是機會,何必在這個節骨眼上給自己找不痛快.

"不過,赫連前輩其實說的也有道理刁,,楊晨忽的又接過口,將赫連云嚇了一跳.聽到他贊同自己,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不知道楊晨到底要做什麼.

"幾位前輩既然不放心晚輩,不如這樣,晚輩獻丑一下,給大家表演一個禦火的小玩意."楊晨微笑著看著幾位煉丹師,隨後說道:"如果赫連前輩也能同樣做到,在下將地心火拱手相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