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高層的再次震驚(下)



轟,楊晨的話語直接點燃了整個純陽宮高層.掌教宮主大吃一驚,哪怕現在身在青穹山洞府的大廳之中,宮主還是覺得不夠保險,揮手就是連布下凡道禁制,將已經隔絕的聲音再次加了幾層保險,這才站起身來驚問道:"你說什麼?"

"弟子不小心,把妖族的功法傳承都弄回來一份!"楊晨也沒有了剛剛的那種心虛,這些本來就是要告訴諸位長輩的,這不是還沒等他說到這里,耿長老就已經問到了這里嗎?

"怎麼可能?"沉穩如掌教宮主,此刻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說出了這句.其他的長老們,更是目瞪口呆的望著楊晨,如同望著一個怪物.

嘩啦,楊晨也不再詳細解釋,直接把從二城主手中得到的八個箱子從功德戒當中逃出來,放到了諸位長輩們面前.

箱子打開,是裝的滿滿的玉簡.大家誰都沒按捺住,各自伸手從箱子里抓了幾片玉簡,神識直接探了進去口隨後臉上就lu出了驚訝的表情.每個人都是把箱子里的玉簡都拿起來幾片,一片片的掃了一下.不是大家不相信楊晨的話,實在是楊晨的這話太過于驚人,他竟然直接把人家妖族的傳承都搬了回來,這事情,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

最後,大家終于確認,這些玉簡的的確確就是妖族修行的各種功法,此外還有煉丹煉器的手法等等.有這八個箱子,幾乎可以說,天下九成九的妖族,都能在這里找到合適的修行功法.

"快,快去通知洞府里的那些弟子,以後再也不要殺死洞府里的那些妖獸!"耿長老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急忙沖著掌教宮主叫道.

他這一嗓子,眾人頓時間都明白過來,既然這里有全套的功法,那麼青穹山洞府當中圈養的那些妖獸以後可就是補充純陽宮異人堂力量的最方便的對象殺了實在是可惜.

掌教宮主頓時間也顧不得其他身子一閃就消失在原地口青穹山洞府現在掌教宮主一直掌管,此時連追問楊晨原委都顧不得,先去吩咐完洞府內的弟子們再說.

片刻之後,掌教宮主的身形才再次出現在原地,只是臉上的喜sè是再也無法隱瞞的.沒有人比他這個洞府的實際掌控者更加清楚洞府內有多少妖獸,要知道,這些可都是未來的純陽宮弟子,這麼多的弟子,怎能不讓掌教宮主笑逐顏開?

"說說看,你是如何拿到這些東西的?"掌教宮主一回來就直接問出了一個大家都好奇的問題.

所有人都在納悶,就算榕樹洞窟里可以買功法,但是價格也未免太高楊晨不可能把這些功法全部都買過來.那楊晨是如何得到這些功法的,就成了一干長輩們最想要弄清楚的事情.

"這個,說來話長."楊晨很不厚道的用了一個俗套之至的開場白在掌教宮主瞪眼之後,這才將和二城主的沖突娓娓道來.

當然,沖突的真正原因自然是被楊晨隱瞞起來換成了二城主凱覦楊晨身上的法寶,所以才動了心思尾隨想要殺人搶劫.不過,這些說法倒是沒有錯,只是凱覦的法寶數量有些出入而已.


一聽楊晨又被一個大乘期的高手盯上,眾人的眼中都是一陣愕然.楊晨莫非是和大乘期高手有仇?怎的動不動就被大乘期高手注意?

"後來呢,快說!"楊晨說完這個元嬰就停頓了下來,馬上就被好奇的長老開始催促.

楊晨只能又稍微改了點劇情,把二城主因為給自己下了神識標記被血sè成河嚇暈改成了通過神識標記被藍影留下的妖力結晶嚇暈,都是暈過去,也沒改變結局所以沒有人在這上面提出質疑.

"一個大乘期高手在昏mi中被你取了xing命?"朱辰濤長老對楊晨的話簡直無語,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的感覺.其他人也都有同感,那可是大乘期高手啊說暈就暈,說殺就殺怎麼可能?

沒辦法,楊晨只能把二城主完整的尸身放了出來.數百丈的身軀一出來,就占據了大廳一多半的空間.

看著這一具連死後都散發著強悍氣息的芥鷹尸體,掌教宮主和一干長老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可是大乘期妖獸的尸體啊,大家這一輩子當中,見到過幾次大乘期高手?眼前就有一具大乘期高手的尸體,而且還是被自家宗門一個金丹期的後辜斬殺的,就算是看著尸體,大家也都有一種極不〖真〗實的感覺.

金丹初期的小家伙,斬殺大乘期高手?這不管說給誰聽,旁人都會覺得你是精神病,腦子有異常.真要有反應的話,也一定是無比認真無比嚴肅的一句話:"年輕人,不要胡思亂想,這種事情可能嗎?"

但現在,這個"可能嗎"絕對要改成"一定"口由不得眾人不信,但完整的尸體擺在眼前,連妖丹都無比的完整,還能有比這更具備說服力的東西嗎?

"你當時是怎麼想的?從一開始就打算要從他身上奪取這些傳承資料嗎?"掌教宮主長出一口氣,似乎是把心中的那一連串的震驚都吐了出來,直接沖著楊晨問道.

"當時他要殺我,我也想方設法殺他,倒是不知道他很上還有這等好東西."楊晨在這件事情上侃侃而談:"況且,師父雖然也有了一具灰螳螂的傀儡護身,但是畢竟速度有些慢.這尊大乘期的尸體煉制成傀儡,能夠幫助師父飛的更快一些.

楊晨的話再次讓眾人一陣白眼.為了讓自己的師父飛的快點,楊晨竟然打起了大乘期高手的主意,這不能不說,是一次異常瘋狂的舉動.

"說那麼細干什麼,還怕我們會搶了你師父的好處不成?這小子!"掌教宮主果然是姜還是老的辣,一句話道出了楊晨的小心思.

"我這不是還指著長老們出手,幫忙煉制一下嘛!"楊晨笑吟吟的耍著無賴,反正他的輩分最小,有這個耍賴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