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這高手原本是我們的(上)



只要稍微知道點純陽宮以前處境的人都清楚,這一切,似乎都是在楊晨加入純陽宮以後發生的.

楊晨的煉丹師之名,還是從煉制奪天丹開始的.當年伍雄長老召集煉丹師煉制奪天丹,楊晨算是打雜的一個,但就是這個打雜的小子,最後化腐朽為神奇,完成了奪天丹的煉制.

開始還有人打楊晨丹方的主意,而且不止一個,赫連云,向家,加上一些宗門,包括太天門在內,都為此向楊晨發難過,以楊晨拿了向家的丹方為由討要.結果被一一駁斥之後,赫連云被砍頭,向家族滅.

問心丹出現之後,楊晨就已經牢牢的坐在了煉丹高手的寶座上,再沒有人能撼動.問心丹幾個大宗門都研究過,但他們各自的元嬰煉丹高手都無法煉制.

問心丹大家還能說沒有丹方,只靠自己研究,能找到不方便不准確等等各種理由.現在好不容易出一個有丹方的內察丹,竟然幾個門派的煉丹高手,連二轉煉制都無法成功.

楊晨此刻展現給外人的煉丹天賦,簡直讓無數的人都暗地里流口水.純陽宮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才能夠招收到這種煉丹天才做弟子?

因為楊晨的名頭實在是太大,牽涉的事情也很重要,所以很多宗門都了解過楊晨的出身.甚至于他在純陽宮驛秀山莊做外山門弟子的時候,還被傳功弟子楚亨打壓過.後來和李清辰的生死決斗,更是讓人把某些線索串了起來……,

楊晨沒有經過任何人指點,純靠著自己喜歡閱讀某些雜書,就有了這般的修為和煉丹的手段,這叫那些號稱高級煉丹師的家伙們情何以堪?

太天門中,一個年輕的弟子正在門主的對面,很是有些小心的等著門主和一干長老們的質詢.

這個年輕弟子看起來修為並不高,只是築基後期,馬上要進入築基巔峰的樣子.不過距離凝丹,還有一定的差距.

年輕人很面熟如果楊晨在坊的話一定能夠認出,年輕人就是他念念不忘的前世仇人楊曦.

不過,此到楊曦哪里還有當年在楊晨面前囂張的架勢,小心翼翼大氣都不敢出,面對著一班元嬰大乘期的長老們,沒有瑟瑟發抖已經算是定力不錯了.

"楊曦,楊晨是你的同鄉?"宗主並沒有開口,只是一個元嬰期的長老詢問,而且還是到過純陽宮的一個熟人,太天門外事堂的堂主毛啟.

"稟堂主楊晨的確是弟子同鄉."哪怕只是毛啟開口,楊曦也不敢少有怠慢,急忙的回答道:"他和弟子都是一個村的當年還一起來參加過太天門的外山門弟子選拔."

"什麼?"聽到楊曦的話,一直在後面坐著沒有說話的宗主和長老們差點跳起來,一位看起來三十多歲的長老直接就沖著楊曦吼道:"他來參加過我太天門弟子的選拔?"


"是的長老!"楊曦被這長老一喝差點跪下去,飛快的回答道:"不過他運氣不好,當時沒有被選上."

"運氣不好?"楊曦的話一出口登時就有一位長老苦笑了出來:"與其說他運氣不好,還不如說是我們運氣不好吧!這麼一個好苗子,竟然偏偏就在我宗門選弟子的時候還沒有發出靈根."

楊曦聽著長老們的話語,心中一動.頭微微一抬,做了一個yu言又止的動作,隨後又飛快的低下來,恢複了原狀.如果不是有人一直盯著他,說不定都不會發現他做過動作.

但在場的都是什麼人?最差的也是一位元嬰長老.楊曦的動作雖然輕微,但哪里能逃過任何一個人的注意?

"你有什麼話要說嗎?"外事堂堂主毛啟盡管已經失掉了自己的本命飛劍,但是卻沒有丟掉自己的堂主身份,一掃到楊曦的小動作,馬上就問道.

"弟子……弟子……不好說."楊曦卻表現的有些不安了吞吞吐吐的連連自稱兩個弟子,終于擠出來三個字不好說.

毛啟的眉頭登時就皺了起來,在宗主和各位長老們面前,竟然還敢說有什麼東西不好說?沖著楊曦冷哼一聲,氣勢稍稍一放,毫不留情的命令道:"說!"

"是!"楊曦身體十分自然的一抖,答應一句,完全是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在元嬰高手的威壓下,他一個築基後期的弟子,沒有直接癱軟在原地,已經是表現的十分優秀了.

"當年楊晨並沒有測試靈根."被毛啟帶著威壓喝斥了一句,哪里還敢有什麼隱瞞,飛快的說道:"他進山門的時候不知道看到什麼東西叫了一聲,然後有師叔說他咆哮山門,直接扔出山門去了."

聽著楊曦說完,包括門主在內,一干長老們臉上全部都是一種表情.因為叫了一聲,就被扔出了山門?這一扔不要緊,直接把一個煉丹天才就給扔到了純陽宮!

一想到原本是太天門的寶貝,竟然就因為這麼點小事成了別家弟子,眾人的心情簡直無法形容.

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子,進了太天門的山門,自然看著什麼都新鮮,叫一聲又算是多大的事情?這也叫咆哮山門?

"是哪個混蛋把人扔出去的?"一直沒有說過話的一位大乘期高手,平常也不怎麼關心宗門事務,埋頭修行的長老,瞬間忽的爆發起來,氣勢如同雷霆萬鈞一般,壓向了楊曦.

這長老在大乘中期的瓶頸上已經困了許久,一聽說問心丹之後,就ji動不已,但即便是太天門,也不過是拍賣場上買到一顆,還被拿來研究用,根本沒有用來突破.現在聞聽原本應該是太天門的煉丹師變成了別家弟子,自己現在還是求丹無望,頓時間爆發出來.

大乘期高手的威嚴,哪里是一個小小的築基期弟子能夠承受的.楊曦可沒有楊晨那般的強悍,神識已經逆天.眼看楊曦就要遭殃,他的身邊忽的閃現一道光環,將大乘期長老的威壓也攔在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