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地仙天劫(下)



純陽宮的眾人還沉浸在剛剛的景象當中,久久不能自拔.地仙劫,原來可以這樣簡單?

"有感悟的去閉關,沒感悟的該干嗎干嗎."楊晨的聲音恰到好處的在眾人耳邊響起,把眾人驚醒.

沒人會覺得楊晨這麼喊有什麼不對,喊的心安理得,聽的見怪不怪,好像在純陽宮里面就應該是這樣子的.沒看連掌教宮主和幾位核心長老都是當成理所應當的樣子嗎?

"老桂,老侯,佘奎謝沙,等我安頓好仙子,回來找你們打架!"前面點醒了純陽宮弟子,後面楊晨就給老樹妖侯云他們留下了一句話:"很久沒扁人了,手癢!"

聽到楊晨的話,老樹妖侯云和佘奎謝沙他們幾個頓時間眉飛色舞摩拳擦掌起來.這幾個出身妖族的家伙,和他們講什麼甯靜致遠什麼的根本就是扯淡,他們最適合的修行方式就是出去打架.楊晨這麼喊,也算是投其所好.

"你和他們平日就是這樣交流?"天琴仙子神色有些奇怪的問道.楊晨沖著誰喊,以天琴仙子現在的修為,自然可以分辨的清清楚楚,何況楊晨並沒有打算隱瞞她.

"差不多吧!他們幾個幾天不打架就手癢,總要隔一些日子就狠揍一頓就會老實."楊晨大大剌剌的回答道,一點都沒有覺得不好意思.

"你打算怎麼安頓我?"天琴仙子現在美若天仙,連略帶點調侃的好奇詢問都帶上了一種驚人的美麗,神色間恍如突然變成了一個小姑娘.再不複當年自稱姥姥時的老成持重.

楊晨是純陽宮的少宮主,他在純陽宮內吩咐任何人.都沒人會覺得奇怪.哪怕是掌教宮主,旁人最多也就是說楊晨備受掌教宮主青睞云云.也不會有什麼閑話.

可現在天琴仙子很顯然不是純陽宮弟子,而楊晨竟然口無遮攔的說是要安頓她,這番天琴仙子帶著笑意和調侃問出來的話語,未免就沒有一點責難的意思.如果楊晨回答的不好,誰知道天琴仙子會不會當場翻臉.

一個區區人仙小子敢誇口安頓一位天仙前輩,要讓外人知道,不知道多少人會沖到楊晨面前來痛罵楊晨不知輕重.

可楊晨一點不好意思的感覺都沒有,神色自然的好像是安排自己的家人那般,讓人感覺就是理所應當的樣子.這讓天琴仙子越發的感到好奇.

"你不是還有一個洞府和三個靶子在我這里嗎?"楊晨笑了笑,算是回答:"我幫你找了個好地方,安全,舒適,靈力充足,而且還有高手可以過招陪練,你應該感謝我."

天琴仙子這時候才想起來,在尋找仙桃的時候楊晨還幫她帶回來一個上萬里方圓的洞府還沒有安頓,而且楊晨早就說過要替她安排.現在楊晨這麼做,真的是沒一點問題.天琴仙子自己心中都沒有半點的抵觸.

"真有這樣的好地方?"天琴仙子不信,自己在靈界已經有兩千年,經營多年.也不過闖出來一個天琴姥姥的凶名,真正讓她感覺到安全的地方,哪怕連她自己的老窩都算不上.


純陽宮到現在為止立起山門也不過才區區兩百年還不到.楊晨就敢大言不慚的說有這種好地方?反正天琴仙子是決計不信的.

"走吧,帶你去看看."楊晨伸手相請.天琴仙子大家閨秀般的半禮相謝後.才跟著進入了楊晨的飛梭之中.

不知道為什麼,在天琴仙子沒解開封印之前.兩人還有點言笑不羈的樣子.現在天琴仙子恢複了國色天香,而楊晨也看過了天琴仙子身體的所有部分,可是兩人間卻多了一點說不出來的透明屏障,說話做事都客氣了許多.

飛梭的速度很快,幾天之後,楊晨就帶著天琴仙子來到了離恨海.他帶天琴仙子去的,是海螺水府.

海螺水府相對來說當然安全,除了楊晨掌教宮主和掌控令牌的王永之外,連龍玄都找不到在什麼地方.何況,里面還有個天仙八品的高手京胖子,如果算上天琴仙子的話,兩個天仙高手加上一個天然的洞府還不夠安全,那在日落岩臨陽川和離恨海當中,就再沒有更安全的地方了.

京胖子現在享受的很,身邊伺候的廚師已經不是兩個,而是有六十多個,全部都是靈界原住民當中在廚藝一道上有靈性的.基本上,京胖子對那些在這里度過赑風劫的人仙高手們沒要過什麼回報,唯一的要求,就是讓他們發現了有好廚子的話,就帶來給他做幾頓好吃的.

那些家伙對于京前輩的這個小小的要求簡直是不遺余力的執行,每個都費盡心思的找了不少.當然,最終能讓京胖子滿意留下來的,也就只有現在這六十多個而已.

不過,即便如此,京胖子念念不忘的還是公孫玲親手做的美味.哪怕是再簡單不過的一碟下酒小菜,其中的滋味也比這些能讓京胖子勉強滿意的名廚們高明許多.或許,名廚之所以還不是真正的名廚,就是還沒有明白什麼叫返璞歸真,以及什麼叫用心而為.

"來了?這是誰?"京胖子看到楊晨身後跟著一個身影,滿心歡喜的以為是公孫玲,結果卻看到了天琴仙子,頓時有點悻悻.

天琴仙子已經是天仙修為,自然也不是來這里度劫的,那麼肯定就是楊晨有事找上門了.京胖子是個懶惰的家伙,但卻很聰明,瞬間就開始猜測楊晨的來意.

"我這位朋友想在你這里修行一段時日."楊晨也先把話說透,免得日後有什麼誤會:"借你這里安靜的煉化一個洞府,行不行?"

"有什麼好處?"京胖子和楊晨可沒多少客氣,大胖手一身,上來就是直接了當的索要好處.豪爽的氣概,讓天琴仙子看的目瞪口呆.

尤為重要的是,此時的京胖子,根本就沒有把天琴仙子的絕世容顏看在眼中.天琴仙子恢複了花容月貌之後,連楊晨都有片刻的失神,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無視自己的容顏.

ps:

岳母住院,剛從cuu出來,回來遲了,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