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純陽仙劍(上)



這個主意一出,兩個掌櫃的頓時間都是眼前一亮.之前寒酸閣那個家伙藏著掖著,反而被人找上門來差點就被殺,現在大明大亮的放出消息,反倒是沒有了那種顧慮.

正如楊晨所說,這絕對是一個賺錢的買賣.寒酸閣的掌櫃的不停的捶胸頓足,這麼好的辦法,他怎麼一開始就沒有想到呢?早知道如此,何苦還受那麼多罪?

"如果有人問起貨物來源又該怎麼辦?"遺星閣的掌櫃想的比較多,馬上問了一句,然後猛的意識到不太好,趕忙解釋道:"大師,沒別的意思,只是我們把古墓位置告訴您了,別人想要知道該怎麼辦?"

"你這店里的東西,可不光是從那里拿出來的吧?"楊晨神識隨意一掃,然後直接沖著貨架上一個個的指了指.

遺星閣的掌櫃的順著楊晨的手指一一看過來,心中頓時間佩服萬分.楊晨指出的那些東西,全部都是他這些年從各地收上來的,也有修士到他的店里賣的,沒有一件是古墓里當初的東西.

也就是說,楊晨已經一眼看出了他所有古墓里得到的東西,這份眼力,怪不得外面傳言楊晨的眼力有多厲害,果然名不虛傳.

"多謝大師指點!"寒酸閣的掌櫃還想說點什麼,卻被遺星閣的掌櫃直接阻止.遺星閣的掌櫃沖著楊晨一拱手,開口道謝完,然後遞過來一片玉簡.

"這里記得那個古墓的地點,以及我們兄弟進入前一二層的經過,還請大師收下."遺星閣的掌櫃十分的光棍.這麼多年沒有進入古墓的第三層,他也知道希望渺茫.送給楊晨.不但送走了一個天大的麻煩,還能接著楊晨的名聲炒作一番.小賺一筆,對他們來說已經足夠了.

"以後要是混不下去了,就去投奔萬寶樓."對方光棍,楊晨也承情,直接給了他們一個堅強的後盾.至于願不願意,那就看兩個人自己的選擇了.

珞珈山的坊市上今日里有一個大熱鬧.楊晨和石珊珊剛剛離開遺星閣,遺星閣的掌櫃的就站在遺星閣門口開始大肆的宣揚,純陽宮的楊大師在他這里十倍價格買了十幾件空間法寶,還買了兩把飛劍.

消息一出.整個珞珈山頓時間沸騰起來.周圍的修士蜂擁而至,轉眼間把遺星閣塞了個滿.不光是普通的修士,連珞珈山坊市其他的商號,也都派人過來,有些甚至是大掌櫃親自上門,進遺星閣選貨.

周圍的商號對這個遺星閣也算是熟悉,不過大家從來沒有多關注過,唯一知道的也就是這個家伙對于法寶命名上的惡趣味.說是遺星閣,不若說是一個傳說法寶的冒牌店.

不過現在大多數人想知道的卻是楊晨楊大師到底挑選了什麼東西.問的人也都集中在這個問題上.

"楊大師把小店中的空間類法寶一掃而空,其中一個叫凌霄殿,一個叫兜率宮,一個叫瑤池.一個叫蟠桃園……"掌櫃的得意洋洋的一連串名字說下來,聽的人只覺得心中有一種想要暴揍這個家伙的沖動.這是你這個爛店里能有的東西?

"另外,楊大師還買了兩把傳說中的飛劍!"掌櫃的卻渾然不覺的這有什麼不妥.說的口沫橫飛:"兩把飛劍把把都是極品,天上地下只此一家啊!"

"到底是什麼飛劍.說清楚!"終于還是有人不耐煩了,大聲的喝斥了一聲.這一聲簡直就是店鋪里聽著這家伙吹噓的修士們的心聲.聲音一出,個個都是大聲的叫了一聲好.

"聽清楚了,這可是大師法眼!"掌櫃的也知道剛剛做的有點過火,訕笑了兩聲,然後繼續挺胸疊肚的說道:"一把可是傳說中天庭的'斬仙刀’,一把同樣也是仙界大能呂洞賓呂祖的'純陽仙劍’."


"切!"聽到答案之後,那些傾聽的修士們都是不約而同的嘲笑一句.原來是這兩個名字的原因,還以為是楊大師又現了什麼厲害的法寶飛劍呢.

只要對楊晨關注的人基本上都清楚,楊晨楊大師的本命法寶就叫"斬仙刀".這里遇上了名字一模一樣的,估計也是捧場湊趣,才順路買下來.反正楊大師最不缺的就是靈石.

至于"純陽仙劍",更是如此了.楊大師的師門就叫純陽宮,雖然肯定和呂祖沒什麼關系,可這名字和純陽仙劍倒是有點淵源,買下來也實屬正常.

這兩個名字就讓大家對這里的所有貨物都不怎麼感興趣了.不過既然楊大師都願意花十倍靈石買下來,說不定還真有能讓他老人家入眼的東西.來都來了,怎麼也要多看看,一旦現個把旁人走眼的東西呢?

"這個芭蕉扇我要了."大家正在挑選的時候,一個猥瑣的家伙卻是率先指著一個芭蕉扇模樣的法寶叫了起來.

有時候很多事情就是缺一個挑頭的,有人如此叫囂著要買,此刻別人腦海中想的並不是這個家伙是個冤大頭,而是這家伙是不是現了什麼?

"我多出一成的價格,買這個芭蕉扇."馬上有人搶了起來.不管有什麼秘密,先拿到手再說,不就是點靈石的事情嗎?

"我多出一成半."

"我多出兩成!"

……

"這個乾坤圈我買!"

"我多出一成."

……

有人挑頭,很快就在遺星閣的小店里自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拍賣,價高者得.人們在喧囂熱鬧的爭搶喊價的時候,誰也沒有注意到第一個喊出要芭蕉扇的那個猥瑣家伙,正是寒酸閣的掌櫃的.

此刻他已經功成身退,安靜的退在一旁看著眾人用過十倍價格爭搶這些連他自己都知道是垃圾的東西.早知道有這樣的辦法,自己何必在寒酸閣耍那種小聰明,差點連自己性命都搭了進去.

寒酸閣的掌櫃倒是很想知道楊晨到底從他手里買的洞府有什麼秘密,可是一想到那些抓他的那些高手以及這些日子里擔驚受怕的經曆,他就再也不敢多動一點腦筋.

有些東西,不是什麼人都能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