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執念


如果這時陳智選擇自己走的話,有90%的可能性,他是能夠活下來的.但如果要背上豹爺,那很可能就永遠走不到頭了.
陳智並沒有猶豫,他非常吃力地把豹爺背了起來,把剛才拿到的彩漆盒子塞到前面的褲腰上,用衣服綁緊,開始向前出發.
豹爺趴在陳智的後背上,滾熱的鮮血不停的浸濕陳智的臉頰,陳智感覺到,原來任何人都有脆弱的時候,像豹爺如此強大的人,現在竟然脆弱的像個一碰就破的水泡,生存的希望完全寄托在陳智的身上.
陳智背著他一步一步勻速向前走去,他沒有讓自己走的太快,而是邊走邊監測自己的心跳頻率.陳智剛才計算過他的體力消耗值和他每邁一步的距離,他按照自己計算的時間和路程,來調整呼吸,保持每一步的標准跨度,盡量避免消耗多余的體力.
就這樣,陳智勻速向前走了大概有4個多小時,他渾身的肌肉劇烈抖動,非常干渴,肩膀上的豹爺已經重的像座山一樣,陳智每邁一步也變得越來越艱辛,視覺已經開始模糊.這時,就聽見肩膀上的豹爺,聲音微弱的說道,"你放下我,自己走吧!心意我領了!"
這句話好像是一劑強心針,讓陳智又清醒了過來.
"您醒了,就少說話."陳智的聲音也變得很微弱了,他頓了頓又對豹爺說道."這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是真爺們."
"呵!",肩上的豹爺,似乎輕輕的笑了一下,隨即又失去了意識.
之後的路程是艱辛的,陳智因為很久沒有補充水分,嗓子已經從冒煙兒變到火辣的灼燒,肺部在不停的抽搐發疼,時而有血腥味湧入口中.這兩天無休無止的激烈運動,讓他的體力早已到達了極限,身上的器官已經拒絕工作了.他渾身的傷口都在不停的出,疼痛和極度的疲憊幾乎要摧毀了他,讓他的精神臨近崩潰..
陳智的嘴唇已經被咬出了鮮血,他一步一步,艱難的向前走著,他心里有一個執念,"我們一定能活著出去,一定能出去.當人的體能不能完成所做的事情時,精神會幫他完成剩下的那部分."
他反複的用心理暗示法,給自己的大腦和身體發布命令,反複的在暈倒中醒來,最後他已經是背著豹爺在地上爬著前進了.當陳智的眼睛在黑暗中,已經完全不能分辨方向的時候,他的眼前.終于出現了一團白光,出口出現在他的眼前.
陳智用最後一絲力氣爬出洞口,外面的天已大亮,山中的寒風鋪面吹來,打在他的臉上,讓他感到從未有過的舒適.對面的山坡上好像站了很多的人.
兩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中,是老筋斗和胖威.

"啊!~~~",陳智拼命的發出了一聲喊聲,他已經說不出話了.
模糊中,就看見一群人向他跑來,胖威跑在最前面.陳智一直頂著的一口氣終于吐出來了,他知道自己得救了,然後閉上眼睛人事不知.
他醒來的時候,發現已經躺在家鄉Z市,豹爺的私人醫院里.他的右手在打著吊瓶.聽漂亮的護士妹子說,他已經昏迷了三天三夜.嚴重的脫水和器官損傷,讓他暫時不能下地活動.需要繼續留在醫院里休養兩個月左右.
這段時間,老筋斗,胖威,三子都過來看過他.告訴陳智,他們從洞里爬出來的那天,因為傷勢嚴重需要及時搶救,所以被立刻送到當地的中心醫院,度過危險期之後,才用豹爺的私人飛機,送回Z市住院治療.
豹爺和鬼刀都傷的非常嚴重,在ICU里搶救了很長時間,才度過危險期.組織那邊派人把鬼刀接走了.聽說那里有個非常厲害的大巫,用絕密巫術來給鬼刀療傷續命,否則以普通醫院里的醫療技術,鬼刀早就死了.豹爺的肩膀完全粉碎性骨折,可能是要殘廢了.但慶幸的是,大家都保住了性命,這讓陳智感到非常的欣慰!
秦月陽沒有死,藍帶武士傅葉完達並沒有殺她,而是按住了她中樞神經的穴位,讓她暈倒在那個牛棚里.秦月陽是好樣的,她早已看穿了那個傅葉完達,身上有被施過巫術的痕跡,她咬破舌尖,把一張定位的符紙用血嚼碎,在傅葉完達對她下手之前,假裝咳血,把符紙吐在對方的身體上,傅葉完達並沒能處理乾淨.所以豹爺他們當時才能定位到,陳智三個人從狐狸洞中跑出來的位置,急時相救,否則他們三個人,早就被洞口外埋伏的人殺死了.
對方那個神秘的組織,自從那只部隊,全部喪命在深山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老筋斗利用各方面的勢力追蹤過,找不到任何痕跡,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老筋斗的人在搜山的時候,獵狗刨出了一具男尸.那具男尸的年齡有二十幾歲,身體表面沒有皮膚,只剩下肌肉和骨骼,經過鑒定,已經確認是真正的小谷兒,老筋斗並沒有把這個可怕的消息,告訴小谷的父親.他們把小谷兒的尸骨送了回去,告訴老谷頭,他的兒子是跌落崖谷而死的.
胖威在之後的時間里,帶人回去過狐狸村.他又看到了那位"蒼老的老太太,活狐狸",他送給葉子的那個智能手機,依然像寶貝似的塞在"活狐狸"的腰間.
胖威直接對著"活狐狸",喊出葉子的名字.並告訴她,自己已經知道她就是葉子裝扮的了,並告訴她,她的姐姐麥穗兒已經死在山里,如果葉子願意,胖威願意帶著她去北京,治療她身上的傷.但那個"活狐狸"卻沒有與胖威相認,而是不停的掉著眼淚,似乎已經接受了自己的命運.
胖威把電話號碼留給她,並告訴她如果回心轉意,隨時給他打電話.
後來據說老筋斗報了警,警方已經開始全面調查狐狸村的集體犯罪行為,估計以後,再也不會有什麼神秘的"活狐狸"出現了.